首页 > 国际 > 马晓霖专栏 | 美撤土进叙利亚 多方博弈再洗牌

马晓霖专栏 | 美撤土进叙利亚 多方博弈再洗牌

2019-10-17 13:19:42

马晓霖

10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进行电话讨论后,突然决定从叙利亚撤军,履行其选举承诺,并结束美国在这个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的军事存在。美国军队从叙利亚撤军并不是一个突然的举动。严格来说,特朗普政府完成了此前的举措。然而,此举仍在全国引起了相当大的轰动,并引起了强烈的不满。

另一方面,随着美国军队的撤离,土耳其加快了在叙利亚北部建设“安全区”的计划,以扩大自身利益。叙利亚战争的分阶段焦点已经回到叙利亚北部,回到土耳其与库尔德人的斗争。叙利亚政府、俄罗斯和伊朗无疑将欢迎美国完全放弃叙利亚,暂时不会强烈干涉土耳其的下一步行动。

抛弃“鸡肋”:特朗普引发国内不满

6日晚,白宫发言人佩瑟姆宣布,美国军队将从叙利亚-土耳其边境撤军。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是在与埃尔多安就撤军安排进行电话交谈后做出上述决定的。自7日以来,特朗普多次公开回应撤军决定,称“无休止的战争”应该结束。他在推特上写道,“我已经把这场战斗推迟了将近三年...现在应该结束了。”他承认库尔德激进分子与美国并肩作战,并为此获得了大量美国资金和设备,这意味着他们不欠库尔德人的人情。

特朗普当天签署美日贸易协定时澄清了撤军问题,他承诺撤军,从而成功竞选总统。美国已经在叙利亚花费了50亿美元,现在是美国士兵回家的时候了。特朗普强调,他的决定符合国家利益,9个月前已经完成的撤军决定一直推迟到现在。

去年12月19日,特朗普宣布将在60至90天内撤出驻扎在叙利亚北部的2000名美军。由于这一决定没有被政界和军界普遍接受,白宫不得不推迟撤军,留下了1000多人,这使其成为一个半心半意的项目。现在,特朗普又提起了这个老故事,显然有两个目的。一是转移议会弹劾调查的焦点。另一个目标是通过继续信守诺言来赢得连任。

然而,撤军的决定仍然引起了两党精英的反对,甚至他最强大的政治盟友也表达了他们的悲痛。反对者普遍认为此举过于仓促。它不仅向土耳其出售反恐怖盟友库尔德人,还将叙利亚移交给美国对手阿萨德政权、俄罗斯和伊朗。他们甚至担心被击败和分散的“伊斯兰国”部队会利用这一局势卷土重来。

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抨击特朗普“目光短浅、不负责任”,称他放弃库尔德盟友、将叙利亚移交给俄罗斯和伊朗的决定将是“毁灭性的”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骨干一直是特朗普的铁腕人物。他指责特朗普的行为与奥巴马从伊拉克撤军的决定完全相同,这会给国家安全带来更灾难性的后果。他呼吁特朗普重新评估这一决定的后果。格雷厄姆还表示,如果白宫坚持走自己的路,他将在参议院提出一项反对和推翻该计划的决议。去年12月特朗普宣布撤军后,格雷厄姆称这一决定是一场“灾难”,并在特朗普宣布保留部分军队后称赞了他。今年早些时候,格雷厄姆和其他人敦促国会通过一项法案,敦促特朗普不要突然从阿富汗和叙利亚撤军,除非那里的恐怖组织被彻底摧毁。

前美国驻国际反伊斯兰国联盟特使麦古克表示,特朗普的撤军决定不像是武装部队总司令的职业选择,他指责特朗普在不知情或未经协商的情况下“冲动行事”,伤害军事人员,并将反恐盟友暴露给对手。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海利(Hailey)在推特上重申,库尔德战士在美国众议院第三位共和党议员切尼(U. Cheney)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还辩称,从叙利亚北部撤军会助长伊朗的气焰,给土耳其政府一份“不应该得到的礼物”,而土耳其政府正转向莫斯科。众议院议长、民主党领袖佩洛西称此举“是一个令人深感不安的事态发展,背叛了库尔德盟友,他们是我们消除isis使命中的合作伙伴。”

为了消除内部担忧,特别是放弃库尔德盟友的负面影响,五角大楼表示,美国既不参与也不支持土耳其即将在叙利亚北部建立的“安全区”。特朗普声称,撤军决定是在土耳其停止其意图后做出的,并威胁说,如果库尔德盟友受到伤害,美国将对土耳其经济造成致命打击。

建设“安全区”:土耳其抓住机会填补空白

然而,面对土耳其非常明确的战略意图和明确的准备,美国的声明不仅前后矛盾,而且没有实际意义。库尔德武装将再次面临土耳其的沉重军事压力,甚至是包围圈和镇压,毫无悬念。埃尔多安7日证实,美国军队已经开始从叙利亚东北部撤军。前一天,他宣布土耳其已完成其准备和行动计划,并将在幼发拉底河以东发起一次联合地对空行动,以清除“恐怖分子”,实现该地区的“和平”。

2015年10月30日,宣布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发动至少三年反恐战争的奥巴马政府首次决定向叙利亚北部库尔德人控制的地区派遣50支特种部队,并带着一架-10疣猪战斗机和十多架f-15战斗机进入土耳其英格利克空军基地,从而拉开了全面干预叙利亚战争的序幕。随着反恐战争的扩大和保护库尔德武装的需要,美国逐步将其兵力增加到2000人,并在叙利亚北部、东部和南部建立了几个军事基地。

在美国的长期支持、支持和武装下,叙利亚北部的库尔德人在保卫家园和寻求更多政治权利的鼓励下,逐渐变得越来越强大。他们甚至单方面宣布建立一个“联邦区”,显示出强烈的分离主义趋势,在土耳其引发了两次军事拦截。随着反恐战争的基本胜利和叙利亚政府的逐步崛起,美国必须放弃叙利亚作为战略鸡肋的地位,这激发了土耳其进一步控制叙利亚北部的强烈愿望。经过讨价还价,土耳其和美国去年共同控制了位于叙利亚北部的东部和西部库尔德地区之间的通道马姆比吉,作为缓冲和临时安排。

土耳其一直认为,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民兵的武装人民保护部队(ypg)是分离主义库尔德工人党(pkk)的南部分支。因此,土耳其绝不会允许它利用叙利亚的内乱和反恐怖主义的兴起并构成威胁。由于它关系到其主权和领土完整,特别是其南部广大库尔德地区的安全和稳定,土耳其一直非常强硬。尽管叙利亚政府抗议,但它不仅强行进入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而且还与美国分裂,后者多次为库尔德武装分子辩护。

土耳其计划沿两国边界在叙利亚一侧建立一个30公里深、900公里长的“安全区”,并将其掌握在自己手中。这将切断两国库尔德人在南北方向的地理联系,并阻止叙利亚库尔德人的两个集中地区沿东西方向形成一个整体,从而削弱土耳其南部库尔德人的整体实力,使他们处于分散的分布状态。此后,土耳其还将在“安全区”安置300万叙利亚阿拉伯难民,建立与叙利亚腹地相连的“阿拉伯带”,并再次“阿拉伯化”叙利亚北部,最终实现“叙利亚建图书馆”、“以色列建图书馆”和镇压该地区库尔德分裂势力的战略目标。

美国从叙利亚北部撤军原本是叙利亚政府收复失地的好机会。然而,考虑到其有限的实力,目前的战略重点是收复西北部最后一块失地——伊德利布。因此,它最多在公众舆论中抗议土耳其非法建立安全区。然而,它很高兴用它的剑杀人,并通过土耳其军队遏制和打击库尔德分裂主义企图。因此,与土耳其建立了“阿斯塔纳机制”的叙利亚政府的两大盟友俄罗斯和伊朗也将很高兴土耳其将取代美国军队暂时控制叙利亚北部并扩大其胜利。

库尔德武装利用政府军夺取更多领土,双方在反恐战争中形成了某种默契。然而,大马士革永远不会允许库尔德分离主义者扩大规模。因此,它永远不会承认它建立的“联邦区”,并希望在未来的政治重建进程中适当扩大库尔德人的权利和利益。库尔德武装部队也多次敦促政府军抵抗土耳其的军事压力,但他们不愿意完全服从中央政府。因此,在被美国抛弃后,他们自然会独自应对土耳其的军事压力。

当然,土耳其非法建立“安全区”客观上损害了叙利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如果长期有效控制,势必导致土耳其和叙利亚之间的进一步对抗。对两国和有关各方来说,“安全区”的未来只能靠摸石头过河来决定。(作者是著名的国际学者、浙江外国语大学教授和西溪学者(杰出人才))

责任编辑:许云乾编辑:尚浩


网上真钱游戏


上一篇:杭州买二手房有哪些条件
下一篇:齐国发展路上不得不报的九世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