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亚博为什么封号」雅丹魔鬼城探险记

「亚博为什么封号」雅丹魔鬼城探险记

2020-01-11 14:22:45

「亚博为什么封号」雅丹魔鬼城探险记

亚博为什么封号,今年夏天的7月25日,我与老黄(四川日报原老记者)在青海柴达木西北端的冷湖加入一支小小考察队。事先并未问是考察什么。只是觉得我俩干了一辈子记者,啥没经历过?何况率领这支队伍的是我认识三十年的老长漂队员,著名探险家杨勇。有杨勇在,他丰富的野外生存能力尽可让我放心。

没想到,从冷湖开始的五天经历,直让人捏把汗。

冷湖与废墟

冷湖周围的石油基地废墟

中国人小学初中地理课本,一定会介绍中国四大盆地之一的柴达木。柴达木盆地有26万平方公里,大多为戈壁沙漠,有大盐湖,冷湖在勘探石油,是聚宝盆等等。柴达木找了六十多年石油,1959年年产原油三十万吨,跻身全国四大油田之列。其后却至今未发现大油田,倒是新疆的塔里木、川东发现油田气田捷报频传。受此影响,我们所看到的冷湖镇,己经从当年石油会战基地的行政中心,变得冷清寂寞。而周围一百公里范围内的各大石油基地生活区,迅速变为废墟。

废墟,也是考察队考察项目之一。考察队是应青海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邀请,要进行冷湖雅丹国家地质公园考察申报规划的。考察队加我们共15个人,陈杰是新京报首席记者,高个子的大志是德国国家地理杂志中国站记者。

关于废墟,请允许我引用对此感慨甚深的大志的文字:到达这里并不难,坐飞机或到敦煌或到德令哈,距离冷湖都不会超过三百公里,旦沿途景色值得一看,从阿克塞出发沿阿尔金山一直下行,或从德令哈出发沿祁连山上行。当进入冷湖特别行政区范围,绿色就与我们告别。随之而来的是戈壁黄沙雅丹,和大大小小人类近代工业文明留下的废墟。废墟之大之多,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比我无比惋惜的玉树州曲麻莱旧县城废墟,大了许多倍。

而2003年前,这里还是石油勘探区鲜活的工业小镇。随着油气资源枯竭,一个接一个,人走镇空,城镇丢弃在戈壁深处,任风沙湮没。沙子,到处是沙子。而作为行政中心的冷湖镇,建制犹在,总共不超过500人在这里生活坚守。人烟稀少。

老记者老黄也颇有感触,当即赋诗:大漠见废墟,荒烟雨亦奇,祖国要石油,男儿敢捐躯(恐怕女工人家属不少),豪情作铁人,圆梦写旧壁,苦战四十载,泪别何唏嘘,树桩皆胡杨,荒草垂头泣。放眼祁连雪,回首大戈壁,葳蕤红柳舞,沉郁冷湖忆。

水雅添俊秀

水上雅丹

7月26白,告别“火星小镇”冷湖,沿305省道往东南,约300公里到315国道,再过东台吉乃尔湖,黄昏时分,我们驶近属大柴旦镇区域(这里的镇面积动辄两三万平方公里)的“水上雅丹”。水上雅丹在东西台吉乃尔湖之间,属雅丹地貌的“极品”。雅丹地貌泛指干旱地带的一种风蚀地貌。大约几年前,干燥的柴达木盆地西部下了暴雨,两湖一带居然发了洪水,洪水淹没了两湖间一大片雅丹区域,形成大大小小蓝色湖泊与雅丹相依相偎,从此诞生了罕见奇景——水上雅丹。

长年在野外考察的杨勇是地质方面的“百科全书”,他告诉大家,如果没有水源补充,水上雅丹若干年后必然消失。美景不再的怅惆,催促人们抓紧时光,赶快观赏这片西柴达木的奇景。

当晚,我们在水雅深处露营。这里是无与伦比的“暗夜”环境,璀璨的星空堪比新西兰南岛。我一直忙到凌晨1点,拍下了滿意的星轨素材。

一次次车陷沙堆

陷车与拖车

这次海西州要求作旅游规划的,是俄博梁己发现并己批准为省级风景名胜的温泉一带雅丹区域。7月27日晨告别水上雅丹,要沿315国道西行200公里,再折回东行省道100公里,就能到峨博梁温泉区域,但领队杨勇却决定沿315西行几十公里后,掉头向北,从即将竣工的格尔木至敦煌铁路一支线火车站处,穿越“峨博梁自然区”。从地图上看,穿过去可以少跑200公里。

没人会想到,接下的路程,如此艰险。

考察队三辆车:杨勇的丰田越野皮卡“坦途”,蓝麦田公司(与海西州签合同的成都一家旅游规划公司)的两驱“传祺”,我的丰田rav4四驱suv。坦途上有新京报的陈杰和大志等,传祺上有蓝麦田的美女吴总等公司员工5人,我和老黄的rav4后排有规划设计院小宋等3人。坦途一马当先,5.7升发动机加越野轮胎高底盘,离开国道后就往前冲。刚开始几公里还有车辙印,离开火车站不远,一切道路痕迹陡然消失。

杨勇没有走过这条路线。地图上标的“自然区”实际即空白区。他为什么要闯这条路线?事后他说:到一个地区,一定要深入搞清楚,不留空白。作为国内顶级探险旅行家的杨勇,秉承地质工作者田野调查的本能,头也不回地将我们带进了这片荒野。但他开的是坦途,我的rav4还能勉强跟上,苦了的是蓝麦田的两驱传祺。上路不久,传祺就不断出状况,打滑,陷沙坑。传祺是第二辆车,一出状况,老黄和后排的三个小伙子就立即下车,几个人又拉又推。老黄嗓门大,总是听到他“听我喊,一 二 三,用力推!”

连滚带爬过去几个小时,前面居然出现一条土路。杨勇说那是废弃的315国道。大伙一听心里升起希望,晚上有可能赶到温泉区域,开始议论怎样泡温泉。

野外考察是没有中午饭的。横穿废弃的公路,腹内空空的我们,重新投入到与无休无止土坡沙梁的缠斗中。传祺一次又一次陷入沙堆里,靠人推不动了,坦途只好掉回头,一而再,再而三地倒退着用绳子将传祺拖出来。我的四驱rav4还挺争气。我总是注意观察传祺陷车状况并下车踏勘,再回来用四驱加手动一档适当油门冲过去。但后两辆车的乘客就辛苦了,在这望不到尽头寸草不生又松软的荒漠里,乘车机会少,大部份时间,不是推车,就是顶着烈日爬山涉沟。晚八点天仍很亮,戈壁沙梁看不见尽头。杨勇找了片较低的风谷扎营。我心想,明天一定能走出去。我猜,大多数人都这般想。

更艰难的一天

实际上,28日是更加艰难的一天。

从一早出发到晚上露营,我们有十二个小时在一个接一个沙梁里冲锋陷阵。传祺的司机小胡一次次英勇地、仅凭前驱两轮冲向松软沙路且陡峭的山梁。我则驾着四驱rav4,四五十度的陡坎也敢下。我的车也两次底盘卡在陡坎上,四轮空转。杨勇驾驶的坦途拉完传祺又拉rav4,忙得不亦乐乎。长时间的推车与徒步,让考察队员们身心疲惫。

下午时分,烈日当头,后面两辆车水喝完了,汽油也不多了。小李腰疼,偷偷掉下眼泪。黄昏时分,前面发现了车辄印和一座废弃油井!顿时希望升起,今儿能冲出去?美女吴总中午在一高地有信号的打电话求救,州里派出的协助丰田越野车载着汽油水,围绕着我们进入的这片区域跑了700公里,但没有路可以进来。

杨勇从卫星定位查出,我们离此次穿越的温泉区只有三四十公里。但坦途和传祺都只有一格油,仍然没有路,废弃油井的推土机路通往相反方向。关键是水没了。士气低落。吴总决心不走了,等待救援。小胡也不动了,说再也不想开两驱车。

荒漠戈壁,暮色四合,前路茫茫,险象环生。传祺卡在路中,我们rav4只能押后陪护,等待前行探路坦途的消息。

考察队未带对讲机,两车十个人焦急地等待。半个多小时后,坦途绕来绕去找路,居然从另一个方向绕了回来。己是晚上九点,杨勇说开夜路危险。三车合一队,前行不远处露营。幸喜坦途上有备水,晚上十二点,饿得眼晴发绿光的我们才吃上饭。

晚上我抽空问杨勇,为什么不等救援?他笑笑:几十年野外经历告诉他,最好的救援是自己。吳总则告诉老黄,救援车在十公里外找不到路,只好回冷湖了。

见到315国道如见亲人

冲出无人区见到315国道后的欢欣

29日,新的黎明意味着希望。

废油井留下的车辙印引导三车前行,但风沙掩埋的道路时刻阻碍车轮。终于,在一个路口,小山般的流沙将道路阻绝,若要十几人用吃饭碗挖沙搬运,估计要整整一天。头两天积累的经验己让大伙儿聪明起来,陈杰小胡等马上分头爬上高坡找绕过去的路线。

半小时后,三车在道路下方汇聚。中午十二点,高压线巨大铁架在远方闪现!315国道的柏油路面在一侧闪闪发光!每个队员内心在欢呼,我们终于冲上了315国道。那种感觉瞬间,就如同见到亲人。

用最后半格多油跑五六十公里加到了油,补充了水和物质,又掉头疾驰300公里,终于赶到吴总团队要考察规划设计的峨博梁温泉区域并露营。吴总的传祺当晚去50公里外的冷湖住宿。30日,三车会合,考察温泉南面的雅丹区域。杨勇爬上高坡,向东南侧的“水鸭子墩自然区”眺望。他下坡后跟我说,要rav4跟他一块儿穿越水鸭子墩自然区。传祺两驱车肯定不能再进去了,我的rav4只有半箱油,虽有畏惧心理,还是心一横,相信杨勇判断。

告别吴总团队,两车结伴,一头闯入水鸭子墩自然区。仍没路,仍在高低沙梁里冲上冲下。rav4虽是四驱,但底盘不高,又两次卡在陡坎上。要靠坦途回援解困。但穿越水鸭子墩自然区收获颇大,发现了非常壮观高大的雅丹群。6个小时后,两车穿过自然区,驶上一条废弃县道,3小时后穿过一个叫魔鬼城的雅丹区域遇上沙尘暴,牙齿缝里全是沙子。晚9点,胜利到达大柴旦镇。

壮观的雅丹地貌景区

金字塔形雅丹

流沙与雅丹/杨勇 摄

海西州要求考察规划的主要是温泉一带的“俄博梁省级风景名胜区”,但五天的穿越考察,却让我们看到了杨勇所说:国内顶级的雅丹地貌集中区。

杨勇说,“新疆的雅丹地貌大多在消失期,而西柴达木盆地的冷湖和大柴旦约2000多平方公里区域,雅丹规模大,形态完整。既有水上雅丹奇景,又有成长期、发展期、衰老期雅丹,这次还发现大面积襁褓期,虎斑纹状雅丹分布。极度干旱,强烈的温差日晒风蚀水浸,大面积的盐碱,形成这里不利任何生物存活的环境,荒凉的地貌堪比火星。

旋风形成的同心圆雅丹/杨勇摄

我们还看见各种形态的石膏晶体出露,废弃油井从三千多米地下打出高含碘的温泉,温泉以南还发现火山岩的侵入体。在来回穿越两个自然区时,我们看到了太多形态各异千恣百态的雅丹群落,如城堡,如崖壁,如怪兽,如恋人。

黄昏时分的壮丽崖壁和大漠戈壁,夜幕升起的璀璨星空与露营帐篷的灯火,相咉相辉,让每个考察队员难忘难舍。

从水鸭子墩穿越出来看见的雅丹

冷湖何时“热”起来?

2015年秋,我自驾美国中西部。对美国的国家公园制度印象极深。一车人买一张80美元门票,可以一年内逛所有美国国家公园!这次去冷湖,马上让我想起地貌可比的犹它州拱门国家公园。拱门的景色壮丽,游人开车到每一个点停下,然后沿步行道徒步观赏各种红色岩石构成的天生拱门。一个犹它州就有5个国家公园,每年吸引数千万游客。

我在想,如果西柴达木这片2000平方公里雅丹区域成为国家公园,会有多吸引人!我在想,中国今天己经富裕起来,早日促成国家公园立法,既能保护宝贵的自然资源,又能向全国人民提供高端旅游产品。据说,国家公园立法,还在推进中。

告别大柴旦,我们途经德令哈、西宁回成都。在青海境内公路上,随处可见大量各省避暑旅行车辆,游人们停停走走,滿足于公路两侧的风光。

我想,如果有一天,“青海雅丹国家公国”成为事实,有国家公园级别的基础设施和友好便宜的门票,内地海量的人口和旅行车辆,一定会在夏季蜂涌而来。

那时,如今死气沉沉的冷湖,会成为真正的“火星小镇”。

赵坚/文 (图片除署名外均由赵坚摄)


大发官网手机登录


上一篇:最前线 | 华为云推出类“钉钉”软件WeLink,“不碰应用”的Flag倒了
下一篇:生死关头,他放开了妻子的手:有一种力量,叫爱情